-

薑雲的道界,就如同空間法器一樣,不但可以容納大量的生靈,而且連世界都能容納。

身在自己的道界之中,薑雲的實力還會提升一些。

隻不過,道界就是薑雲的肉身和魂。

一旦道界受到損壞,薑雲的肉身和魂也會受到波及。

所以,遇到實力強大的敵人,薑雲向來是不會將對方放入道界,以免傷敵一千,自傷八百。

但是此時此刻,陣圖已經崩潰,天尊等人又冇有到來。

如果讓這近百名域外修士全都逃走的話,那剛剛他所做的一切努力,不但全都付諸東流,而且真域仍然會陷入極大的危險之中。

因此,薑雲隻能冒險,動用自己的道界。

光影如瀑,傾瀉而出僅僅瞬息之間,就已經將所有域外修士給拉入到了自己的道界之中。

“咚咚咚!”

而在眾人的眼中,卻是失去了薑雲和梟羽真人的身形,隻是聽到了一陣陣如同雷鳴般的極有規律的悶響之聲,不斷響起。

自然,這是薑雲施展了天地之心!

比起千江水,千江月來,天地之心雖然也會大量消耗薑雲的力量,但至少不會給他留下什麼隱患!

隨著薑雲心跳之聲的響起,整個道界之中頓時是風起雲湧,所有的一切,都開始散發出一股股的力量,化為威壓,湧向了眾多修士。

域外修士聽著心跳之聲,再看著四周突然變化的景物,尤其是那威壓之下,讓至尊之下的修士都是身體顫抖了起來,根本都無力抗衡,自然明白自己等人又被帶入了什麼特殊的所在。

幾位至尊雖然也感受到了四周的威壓,但是影響並不大。

而壬一更是掃視一圈之後,已經脫口而出道:“這是道界!”

域外修士,絕大多數都是道修!

因此,他們對於道界是頗為熟悉的,這一點,哪怕連薑雲的魂分身都是比不了。

不過,魂分身現在也冇有時間在意這些,而是伸手一指四周道:“這道界就是薑雲的肉身和魂所化,你們趕緊出手,先將這裡打碎再說!”

而魂分身這句話一說,頓時引起了薑雲的注意!

即便薑雲也無法看透魂分身體外籠罩的黑色光芒。

再加上魂分身始終改變了聲音,薑雲也冇有多想,隻是將他當做是十天乾中的一員。

之前,魂分身冒險出手,打碎了陣圖一角的時候,的確是引起了薑雲的注意,

但那個時候,薑雲麵對壬一,也冇有分心去考慮太多。

可是此時此刻,薑雲卻是將神識集中在了魂分身的身上。

自己的身化天地,在真域之中,不是什麼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但域外修士,知道的卻應該冇有幾個。

那這個域外修士,又如何能夠知曉的?

當然,薑雲也僅僅隻是對其有了懷疑而已。

薑雲根本就不會想到,自己的魂分身,道尊的弟子,竟然會加入了十天乾,成為了新的癸一。

魂分身的話音剛落,除去丁一和魂分身之外的五名至尊,以及所有域外修士,已經齊齊抬起手來,對準了天空。

在場眾人,最弱也是真階大帝的實力,自然明白薑雲將自己等人帶入這個道界,必然是要施展出什麼厲害的神通,所以必須要儘快離開這裡。

而如此眾多強大修士聯手攻擊,其威力之強,說是能夠撼動一域之地也不為過。

他們的攻擊還冇有真正展開,單單是每個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就已經讓整個道界都是瘋狂的顫抖了起來。

薑雲的肉身和魂,其實比起至尊來都是不遑多讓,但再強,那也隻是他一人之力,自然無法和這麼多修士的實力相比。

眼看著道界似乎即將崩潰,魂分身又急忙大喊道:“小心點,不要徹底摧毀這座道界,我要活的,要活的!”

“其他人收手,壬一等五位至尊你們出手,打出一個出口即可!”

如果道界真的完全崩潰,薑雲也是必死無疑。

而薑雲要是死在了這裡,那魂分身纔是虧大了。

也多虧了魂分身的開口,讓其他修士都是放下了手掌。

壬一等五位至尊也是各自收回了部分的力量,使得顫動的道界漸漸恢複了平靜。

薑雲深深的看了一眼魂分身之後,從虛無之中顯現而出,出現在了五位至尊的前方,大力的吸了一口氣。

這口氣,就如同長鯨吸水一般,赫然讓道界之中一切景物所釋放出的力量,全都向著薑雲湧了過去。

薑雲的身體之上,瞬間就形成瞭如同浪潮一般的層層疊疊的氣浪,並且還在不斷的高漲。

這纔是天地之心真正的作用!

薑雲用道界困住眾人,很清楚根本不可能長久,所以進入道界之後,就施展了天地之心,為自己積蓄力量的同時,儘可能的去壓迫域外修士。

此刻,儘管薑雲的天地之心儘管還冇有完全凝聚,但是他卻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他的雙目之中,火焰升騰,右手緊握著黑色寶劍,左手的拳頭也是變成了琉璃之色,閃爍著血色的光芒。

他身體之上層層高漲的氣浪,更是化作了巨大無比的守護大道,和他一起,右手握劍,左手舉拳。

“梟羽!”

薑雲口中大喝一聲,梟羽真人也在他的身邊現身而出,同樣凝聚了全部的力量,和薑雲一起,向著麵前的五位至尊發動了攻擊。

以二對五!

“砰!”

伴隨著震天巨響傳來,整個道界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大洞,瞬間化作了無數的光影,就如同流光一樣,沖天而起。

薑雲和梟羽真人的身體,也是隨著這些流光,衝向了天空。

道界消失,所有域外修士再次置身在了界海之中。

而薑雲和梟羽真人則是向著界海的遠處飛了出去。

魂分身的聲音也是再次響起道:“追,彆讓他跑了!”

薑雲的胸膛之上,同樣有著一個大洞,七竅都被震得往外汩汩流血。

梟羽真人的狀態更慘,整個人已經徹底的昏迷了過去。

以二對五,加上道器,勉強算是以三對五,再加上五位至尊都是冇有出全力,所以這個結果,也在薑雲的意料之中。

水之規則從薑雲的身體之中瀰漫出來,使得身周的海水立刻輕柔的托住了他和梟羽真人的身形,讓他們停了下來。

薑雲大袖一揮,先是將梟羽真人重新送入了道界,看著迎麵而來的諸多域外修士,他自言自語的道:“我要是想跑,又何必等到現在!”

“噗!”

一口本命之血噴出!

薑雲已經彆無他法,隻有施展千江水,千江月了。

但就在這時,薑雲的耳邊卻是突然響起了氣運之靈的聲音:“不要動用禁道之術,趕緊裝死,自然有人會來救你的!”

聽到氣運之靈這古怪的提醒,薑雲雖然有些不解,但卻是乖乖照做,重新將吐出的本命之血吞了回去,向後踉蹌倒退,站立不穩,癱坐了下去。

天空之上,天尊淡淡的開口道:“地尊,人尊,我們該出手了!”

地尊麵色有些蒼白的道:“可我們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啊!”

天尊微微一笑道:“你們一人纏住一個至尊即可,其他的人,交給我!”

“作為真域的主人,我們要讓域外的客人好好感受一下我們的待客之道!”

天尊雖然在笑,但是那笑容之中,卻是透出了無儘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