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羽皇傲雪看向歸塵,就看到此刻的歸塵,咒印厄難纏身,臉容蒼白,已經是盤坐在地,艱難對抗著反噬的氣息。

顯然,他施展天魔焚血法,讓羽皇傲雪的力量,爆發到逆天極致的地步,自身也是代價巨大。

如果不能殺死葉辰,掠奪輪迴血補充的話,光是這門禁法的代價,就足以讓他和羽皇傲雪死去。

“天魔焚血法?你們想靠這門禁法,挑戰我輪迴的威嚴?”

葉辰目光一掃,天機觸動,立即知曉所有,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殘酷的笑意。

“不管你們用什麼術法,今天都要死!”

話音落下,葉辰緊握神曦天劍,神聖光輝爆發,劍出破蒼穹,直斬羽皇傲雪。

“嗯?”

羽皇傲雪美眸收縮,隻感到葉辰這一劍,氣勢極其恐怖。

她已經爆發出了冰神天尊的偉大力量,但麵對葉辰的劍氣,依然有一種恐懼壓迫的感覺。

“輪迴的力量,竟恐怖如斯?”

“這不可能!”

羽皇傲雪驚恐之下,纖手揮舞,急忙展開冰神的靈氣,一股股極致的寒氣,將空間時間都完全凍結住。

在時空凍結的屏障下,葉辰天劍的殺戮軌跡,才堪堪被擋住。

地麵上,歸塵看到葉辰天劍的淩厲殺伐,也是震驚了。

“不可能!難道我動用天魔焚血法,還不是輪迴的敵手?”

這天魔焚血法,已經是他的底牌了,冇有再厲害的手段了。

如果連這最後的底牌,也無法對抗葉辰,那就徹底完蛋了。

“破!”

葉辰目光淩厲,風神、光神、岩神的力量,彙聚一體,一劍破開了凍結的時空,劍尖刺向羽皇傲雪的心臟。

葉辰的修為,晉升到百枷境八層天,輪迴血脈的力量,也是進一步復甦。 而且,風神、光神、岩神三神的力量彙聚,再加上聖光仙帝的助力,現在的葉辰,簡直是無敵到逆天的地步,即便歸塵和羽皇傲雪,動用了禁法,也不是他

的敵手。

羽皇傲雪極致爆發,也不過是冰神一神的力量。

而葉辰,是三神彙聚!

眼看葉辰天劍殺到,羽皇傲雪驚恐之下,急忙身化飛雪,狼狽躲開。

葉辰的氣勢,太可怕了。

可怕到羽皇傲雪,都不敢直視葉辰那野獸般獰厲的目光,她甚至想要跪下了,希望能夠得到葉辰的寬恕。

戰場外,廣場上。

羽皇古帝看到這一幕,也是徹底動容。

他萬萬冇想到,葉辰居然會變得這麼厲害。

在太上功德戰開始前,葉辰還冇有這麼強悍。

當時的他,隻有半滴岩神血而已。

但現在,葉辰岩神血完整,風神道統加身,光明力量彙聚,手中的神曦天劍,更是當年仙帝神兵,整個人已經強橫到逆天的地步。

年輕一輩之中,即便強如歸塵和羽皇傲雪,都完全不能與葉辰抗衡了。

“傲雪,不要害怕。”

“借用天皇古鐘的力量吧!”

“你還有反殺的機會!”

危急之中,羽皇古帝傳出意誌,傳音到羽皇傲雪耳朵裡。

天皇古鐘,是三皇至寶之一,萬墟神殿的鎮派神器,力量非常可怕。

整個萬墟神殿,隻有羽皇古帝,能夠借用未來身的力量,堪堪催動罷了。

羽皇傲雪擁有冰神血,此刻極致爆發,也有催動天皇古鐘力量的機會。

但這麼做的話,她肯定要承受巨大的壓力,在戰鬥結束後,身死隕滅。

隻是現在,羽皇古帝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反正,羽皇傲雪血脈極致燃燒,也是要死。

倒不如借用天皇古鐘的力量,最後拚死一搏,萬一能反殺葉辰,得到輪迴血的滋補,那一切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戰場之中。

羽皇傲雪聽到了羽皇古帝的傳音,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嬌軀便是劇烈抖顫起來。

“岩槍,破殺!” 此刻的葉辰,卻是冇有絲毫留手,看到羽皇傲雪,躲開了他一劍,他馬上彙聚天地間的岩土氣息,化作一杆古樸的岩槍,上麵浮動著金璋符文,一槍向著羽

皇傲雪爆射而去。

這一槍的凶猛霸道,足以將天地星空貫穿,萬物不可擋。

羽皇傲雪深深震恐,冥冥之中,她聽到了一陣鐘聲,一陣古老的鐘聲。

在遙遠的羽皇天界,鎮守在萬墟山門的天皇古鐘,在這一刻,與她共鳴了。

“天皇古鐘,迴應我吧!”

生死關頭,羽皇傲雪目光淩厲,嬌軀再也冇有一點的顫抖。

她張開雙臂,吟唱出古老的咒語,渾身靈氣爆炸,運轉出諸般萬墟道法。

鐺!

葉辰霸道的岩槍,往前破殺,但並冇能擊殺羽皇傲雪。

因為在最後關頭,一座古老的大鐘,從天而降,落在了羽皇傲雪身前。

葉辰的岩槍,爆射在鐘身上,發出了一陣嘹亮無比,震撼諸天的聲響。

噗哧,噗哧,噗哧!

輪迴陣營這邊,諸多強者吐血。 夏若雪、梵星妍、魏穎三女,也是受到巨大的衝擊,臉容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