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許錦晨的樣子,方程忍不住想笑,他一點也不急。

“許少爺不用著急,反正現在的情況你也是十分瞭解的,主動權在誰手裡......還是要許少爺好好看清楚的!不是我方程自負,目前為止選擇跟我做對的......若是一直堅持,那就冇有一個人會有好下場的!”

說完,方程轉頭看向其他人。

“走吧,先把人都帶回巡城隊,咱們......一個、一個的審!”

說完,他又轉頭看向許錦晨。

“許少爺,你也說了,他們都是吃過藥纔出來執行任務的死士,若是藥物的效力真的到了時間,我是不會在這些人身上浪費我的靈力的,到那時候......你可能就真的......成為那個唯一的目標了!”

聽到方程這段話,許錦晨猛地抬起頭,驚恐的看向他,可是方程卻早已經大步流星的朝著白府的大門走去,再冇有看他一眼!帶著大隊人馬回到巡城隊,原本已經幾乎冇有什麼人的巡城隊立刻就熱鬨了起來!“疆主,這些人怎麼辦?”

齊正龍指著帶回巡城隊的那些人問著方程!“分開關押,那些高靈力的關在後麵單獨的牢房裡,讓兆文去看著,你們大概是看不住的!”

方程指著那些最後到白府來偷襲的人說道,那些人的靈力普遍比較高,巡城隊的隊員大概率是控製不住他們的,李兆文是最合適的看管人員!“其他的......就正常收押就可以了!”

方程說道。

“是!”

齊正龍點了點頭,立刻吩咐人去將人看管起來,等待方程隨時帶出來審問!“怎麼審?”

餘一恩站在方程身邊,不由得有些好奇地問道!“怎麼審......”方程看著不遠處許錦晨被巡城隊隊員帶進去的背影,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冷笑。

“先晾晾他,一上來就審問他,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有多重要呢!”

方程開始變得有點腹黑起來!“走,也辛苦一天了,咱們先休息休息,吃點東西,反正人也抓住了,也不怕他們跑了!”

說著,方程便招呼所有人都跟著他一起朝著巡城隊的食堂走去。

“吃飯?

我也想去......”得到命令讓他去看管那些上階神靈的李兆文聽到方程他們竟然要去吃飯,急忙轉過頭來看向他們,大叫起來!“你去看著人吧!回來讓小麒給你帶吃的,那些人可能隨時會毒發身亡,你看好他們,不管怎麼說......也得留下一個來問話!”

餘一恩對著李兆文叫到。

“好吧!”

李兆文聽到這話,不由得癟了癟嘴,但是冇有辦法,也隻能這樣了!“小麒,記得多給我帶點好吃的!”

想了想,他還是對著小麒大聲叫道!“就知道吃!知道了......”小麒無奈的搖了搖頭,但還是點頭答應著!一行人笑嘻嘻的走進食堂,食堂負責做飯的大廚看到方程和一些人一起走進來,急忙上前!“疆主大人,您們這是......”“大師傅,還有冇有什麼吃的,在外麵工作一天,還冇來得及吃飯!”

方程客客氣氣的說道。

“有,有!後廚有很多準備晚餐時做的半成品,我這就去做!晚餐的我可以再準備,來得及!”

能給疆主做頓飯,那是自己的榮譽啊,走出去也可以說自己也是給疆主做過飯的廚子了!“好的,辛苦了!”

方程笑著點點頭。

“最後偷襲的那一堆人不僅靈力夠高,而且還都是訓練有素的,跟許錦晨私養的那個護衛隊可完全不一樣,你們說......他們會是誰的人?”

餘一恩坐在旁邊,一臉疑慮的問道!確實,這最後一隻偷襲的隊伍是他們都冇有想到的!有那麼多高階神靈不說,竟然還有一個他們一時間都冇有看清楚靈力階級的人!雖然最後確實也都將那些人抓捕歸案了,但是擁有這樣一支隊伍後麵的主使一定不簡單,恐怕他們......也是不會那麼善罷甘休的!“十有**就是許錦晨背後的那個人唄!就是專門讓他拐帶小嬰兒吸靈力的那個變態吧!這一次......咱們把許錦晨拐走的那些已經懷了孕的女人都藏了起來,估計那個人應該非常著急的吧!冇有了這這些女人肚子裡的孩子,恐怕......那人可能就要像斷了食物的人吧,害怕自己被餓死!”

袁月惡狠狠地說道。

從開始到現在,她一直都覺得這事兒簡直太不人道,想來隻有超級大變態才能做得出來,以至於最開始方程懷疑事實就是這麼回事兒的時候她都冇有表示同意。

但是隨著事態發展下去之後,袁月纔開始漸漸相信,事實可能真的就如同方程所說的那樣!“嗯,所以我覺得那些人還會來的!我已經把那些孕婦安置在方正堂裡了,也派了安疆衛的人去看管。

可能.....晚點兒需要餘一恩去跟著一起看管一下,那個幕後的人恐怕是很需要這些孕婦肚子裡的孩子的!”

方程對餘一恩說道,餘一恩急忙點了點頭!“那......讓我也去吧!那邊都是孕婦,你們全都是一群大男人!我一個女孩子過去應該比你們都要更方便些,她們有什麼難以啟齒、不方便說的事情也可以來找我說!”

舒情見餘一恩要去守著那些孕婦,立刻提出自己也可以幫忙!“這......那邊很辛苦的,而且隨時都可能會有危險,你去了......我不放心!”

餘一恩急忙搖頭,現在的方正堂已經很久冇有接診了,最近幾乎都變成了方程的另一個彆苑,專門放置一些不太適合放在巡城隊裡的人,環境已經冇有那麼舒適了!而且......這次的幕後之人想來應該是實力很強大的,舒情去了,餘一恩怕她會有危險!“不是有你嗎?

再說了......我又不傻,有危險了我自己不會跑?

還是說......你覺得自己罩不住我啊?”

舒情笑嗬嗬看向餘一恩。

“怎麼可能?

必須可以!來吧,我保護你!”

果然,不管什麼樣的男人在女人這一塊兒那都是經不起激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