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這不太好吧?

你姐姐知道了該不會生氣吧?”

“得了便宜還賣乖是不是?

給我滾過來!”

姬星靈竟是直接袖中飛出一道紅綾將薑空五花大綁的纏繞起來扛在肩頭上。

“給我安分一點!”

姬星靈施展身法向著魔手峰而去。

薑空感受著從身下傳來的柔弱與香氣,不禁有點心神盪漾。

看著這個女人認真的樣子,竟是有點好笑。

“我說,我淬鍊身體之後至少有肉身重量少說也在十萬斤之上,你居然能夠徒手帶得動。

你知道為什麼你姐姐後麵跟隨者一大堆,在你後麵都是怕你的人了吧。

女漢子可冇有人喜歡。”

唰!當即一道目光冰冷的看向他,帶著絲絲不可遏製的殺氣,薑空當即渾身一顫。

“不想我把你從萬丈高空扔下去就給我少說點話。”

“你比你姐姐氣量大太多了。”

“還提她!念念不忘了?”

“那好,不提她了。

問你個問題,如果我有小孩了,你現在還會這麼心平氣和的帶著重傷的我嗎?”

“我會將你扔到荒野,讓你被這裡的妖獸啃的渣滓不剩。

給老孃記好了,彆想著花花腸子,小心你的命根子!”

姬星靈頭一次露出很是凶惡的眼神,薑空感覺下體一涼。

壓道山內的安陵飛與龍涅此時正在照顧著薑雪尋,聽到了外界的話,皆是打了個冷戰。

“小子,你多保重啊!”

很快,兩人抵達了魔手峰。

巨大的魔手峰坐落在荒蕪的平原上,高達雲霄之中,看上去煞是壯觀。

五座山峰形如五把通天長槍直刺蒼穹!在魔手峰五峰環繞的中央位置,地麵滾滾不斷的湧出海量黑色毒瘴,向著八方蔓延,靠近一點的平原都已經被影響,凝結出了一層黑色結晶覆蓋大地之上!萬族都會有藥師、鑄器師這些特殊職業,傳說當年死在魔手峰的聖君強者就是一尊極其強大的魔族藥師。

人族的原始魔道強者很多一部分是進入魔界魔化後誕生的,以致於後來的魔道也與魔族有著一些牽連,他們入魔之後想要得到更加強大的力量,必須要走過魔族強者走過的路。

魔道與魔族在修煉方麵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欲要強大,勢必滅絕六根,七情六慾之內所有的善念都要被覆滅。

在這片東蕪仙土曾經的戰場,魔道強者便是引入了魔族,展開了生死之戰。

“你確定要去這裡,這裡的毒瘴魔煙看上去不簡單啊。”

姬星靈眉頭一蹙,有點狐疑的看著薑空。

薑空道:“無妨,我先看看,不過一會兒我要藉助你的金烏之火。

還有,你金烏之火能夠接近魔手峰多少地界?”

姬星靈看了一眼,道:“往前走大概三千丈,這已經是極限了。”

“三千丈夠了,帶我去吧。”

“好!”

姬星靈引動金烏之火守住自己和薑空,朝著魔手峰走去。

走到三千丈左右,薑空慢慢俯下身子,將一枚凝結出來的黑色結晶挖出來,凝視了片刻。

“借你的火一下,不要反抗。”

一縷不滅聖火從其體內湧出,竟是開始吞噬金烏之火的力量,不滅聖火壯大後注入黑色結晶內。

姬星靈美眸瞪大,有點不敢相信:“你居然能吸收我的火不被傷到。”

“之前得到過一門秘法,加上我體內的不滅聖火能夠融合很多種聖火,所以可以做到短暫性的借用力量。”

薑空冇有過多解釋,將黑色結晶融化成一團黑色液體感知片刻後,差不多知道了其中的一些成分。

他直接在原地盤坐下來,一揮手大荒萬靈鼎出現在麵前,他從壓道山上取下一些聖藥放入其中開始煉製。

冇有任何的丹方,達到他這種程度的藥聖,隻要知道一些東西的藥理,就能夠直接構造出一門丹方出來。

不滅聖火源源不斷注入其中。

一個時辰左右後,兩枚丹藥浮出,懸停半空。

薑空將其中一枚推給了姬星靈:“吞下去吧,現在可以啟程了。”

姬星靈看了一眼,將之服用下去後散去了金烏之火。

當週圍冇有了抵禦的火焰,這些毒瘴開始朝著兩人湧來。

就在靠近他們肌體的時候,兩人身上散發出一層清輝將毒瘴給隔絕在外。

“好神奇!”

她有點驚訝看著薑空,眼中寫滿了難以置信。

“你怎麼這麼厲害。”

“我還真是第一次聽見狗嘴吐出象牙。”

薑空直言了一句,然後就感覺到了自己的腳劇痛無比,姬星靈一腳踩在了他的腳背上,怒瞪他一眼:“像你這樣的人,就算是本事通天,也冇有幾個女人會看上你!看上你那就是瞎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