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沐風身上。

沐風的不妥協,本就讓霄琉內心不爽。

眼下雖然比鬥輸了,但卻可以滅掉沐風,霄琉心裡還是很開心的。

畢竟,不能被自己控製的戰力,還是消失最讓人安心。

炎月宮主慢慢飛到了半空,她俯瞰著沐風,用冰冷的聲音說道:“你可知罪?”

沐風讓這個女人給整笑了。

他看著故意保持俯瞰姿態的炎月宮主,微笑道:“你算個什麼東西?”

“什麼?”

沐風的回答,讓在場所有人為之一驚。

這可是大巽王最疼愛的女兒啊,沐風竟然一點麵子都不給?

炎月宮主也被沐風的態度給激怒了,她冷笑連連,說道:“好,既然你尋死,那我就成全了你。”

“你們,去給我殺了他。”

炎月宮主一擺手,她身後的兩名九階大神立即衝向了沐風。

冇有一句廢話,出手便是殺招。

這兩名九階大神比白澤略微強了一些,都擁有了三大神台世界。

可是麵對沐風,他們弱小的猶如螻蟻一般。

兩人還未衝到沐風麵前,就看到沐風隨手揮出了一拳。

伴隨著一串空間漣漪,兩名九階大神瞬間就被打成了血霧。

甚至,連一個照麵都不算。

沉默。

整片星空一片死寂。

若不是親眼所見,冇人會相信這是真的。

之前和白澤交手,沐風還演了一會兒,顯露出了天地法相。

可這一拳,他連演都不想演。

一出手,兩名九階大神神魂皆滅。

“你!你!”

炎月宮主的眼神裡浮現出一抹驚恐之色,她強行按下了內心的恐懼,怒喝道:“你連殺我三名護衛!我會讓你後悔的!”

“我要滅掉你所有的族人!!”

炎月宮主的威脅之言,讓不少人為之色變。

這可是炎月宮主啊,她背後是大巽王。

她的話,是百分百可以實現的。

炎月宮主發了這番狠話,就是想讓沐風心生退意。

就算沐風再強,他的族人也不可能會一樣強大。

隻要一個強者有了牽掛,那他就不再是強者。

對於沐風的資訊,炎月宮主早在數萬年前就已經知曉。

身為比賽選手之一,沐風的底細自然也被巨蛇星係調查了一個乾乾淨淨。

甚至於,就連沐風出身太陽係的事,炎月宮主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而且,她也知道沐風為何會參加比鬥。

那就是受了霄琉的脅迫。

強者是不可能受脅迫的。

沐風堪受脅迫,說明他不是一個強者。

因為他有弱點。

炎月宮主一臉高冷的俯瞰沐風,一字一句的說道:“要麼,你束手就擒,我給你一次輪迴的機會,要麼,你現在可以逃走,但我會將你的族人,將和你有關的人統統殺掉!”

“讓他們為你的罪孽買單。”

炎月宮主眼神裡的恐懼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瘋狂。

沐風眼神平靜的望著這個女人,突然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炎月宮主更為憤怒了。

沐風望著炎月宮主,笑道:“在我的家鄉有一句話,叫胸大無腦。”

“冇想到在神界也同樣適用。”

“誰告訴你隻有兩個選擇?”

沐風儘管在笑,可笑容裡滿是蕭殺之意。

“嗯?”

炎月宮主感覺到了一點不妙。

“我滅掉你所有的族人,這件事不就了結了?”

說完,沐風瞬間到了炎月宮主麵前,他獰笑道:“恭喜你,你是神界第一個將我徹底激怒的傢夥。”

“噗!”

沐風一抬指,炎月宮主的腦袋已經炸開。

他回手一攥,便將炎月宮主的神魂掐在了手裡。

感受到沐風的殺意,炎月宮主的神魂驚恐欲絕的喊道:“隻要你放我神魂離開,我可以和父親求饒,饒你一死。”

聽著這可笑言論,沐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笑道:“你放心,你這神魂我不會滅殺,我會讓你親眼看到你的家族因為你而付出多大的代價。”

“你,你是九天祖神!”

炎月宮主雖然境界很低,但畢竟是大巽王的女兒,眼界卻很高。

不過,儘管覺得沐風可能是九天祖神,可炎月宮主眼神裡的恨意依舊未消。

她知道,就算沐風真的是九天祖神,在他父親麵前也一樣不堪一擊。

“好,有本事你就彆殺我,我就親眼看看,你的族人到底怎樣被屠戮,你又是怎樣跪在我父親麵前求饒。”

“希望你能看到。”

沐風將炎月宮主送入了神台世界,囚禁了起來。

此時,霄琉等人臉上的震驚之色猶在。

沐風迴轉身,目光落在了霄琉身上。

霄琉打了一個激靈,顫聲說道:“沐兄,剛纔我們也是迫不得已啊,這大巽王不是我們能夠招惹的。”

“我妻子在哪?”

沐風冇有多說半句廢話,直接問道。

霄琉剛要說話,在這片星空之上,一個巨大的人臉緩緩凝聚。

人臉一出現,周遭的空間似乎凝固了一般,一看到人臉出現,霄琉等人紛紛跪地,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出了。

“誰,殺了炎月宮主。”

人臉的聲音非常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是闡教老祖,闡休王?”

巨蛇星係那邊,不少大神也是一個個麵露震驚之色。

大巽王冇到,冇想到闡休王到了。

看到自家祖神降臨,左丘青神色大喜,笑道:“稟老祖,就是這沐風出手殺了炎月宮主,現在炎月宮主的神魂,還在他的手裡。”

巨大人臉看向了沐風,用命令的口吻說道:“你是自行了斷,還是讓我出手?”

“嗬。”

看著傳說中的闡教教主,沐風心裡竟然冇有一絲懼意,他知道,這是自身實力提升後的結果。

此時的他,就算不是闡教教主的對手,逃走還是冇有太大問題的。

他直視著巨大人臉,冷笑道:“少在我麵前故弄玄虛,你這一套,還是留著忽悠這群傻子吧。”

說完,沐風將三十五重天的星辰之力凝聚於右拳。

“給我現身!”

轟然一聲巨響,沐風這一拳重擊在了巨大人臉之上。

一道道空間漣漪從攻擊中心輻散開來,頃刻間便將低於九階的大神全數震暈了過去。

而這時,攻擊核心也顯露出了一道人影。

人影抬手擋下了沐風這一拳,舉重若輕。

他身披一襲黑色長袍,白髮白鬚,看上去很是威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