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了,他直接跟導購說:“先不結賬了,這幾款西裝都拿下來給我試一下。”

導購就站在他們旁邊,剛開始還以為他們的男女朋友,但結賬時看著又不像,現在聽霍正雲這麼說,倒是有些搞不清他們之間的關係了。

現在聽霍正雲這麼說,她立刻把那幾套西裝都拿了下來,遞給霍正雲。

霍正雲還真就進去試了下,上身效果非常好,然後跟導購說:“都要了。”

說著,他跟高韻錦說道:“一併結賬了吧。”

高韻錦:“……”

這幾套西裝,一套要三萬左右,加起來就是十萬左右。

這個錢她到時不在意。

不過,就霍正雲剛纔這個行徑,要不是他氣質看著實在不像是被女人養著的小白臉,彆人還真會以為他是跟自己金主討要禮物的小白臉呢。

她看著霍正雲:“你來真的?”

“是啊,很認真。”霍正雲摸著下巴,挑眉道:“捨不得給我買?”

高韻錦:“……”

她冇說話,直接跟導購說:“買齊了,結賬吧。”

然後,自己直接結賬付了錢。

在導購裝袋完畢時,高韻錦問他:“自己拿著,還是讓人送到你家?”

霍正雲忽然湊近她耳邊,壓低聲音問她:“你身邊,是不是一直有保鏢在暗處跟著?”

高韻錦跟不上他的思路,但他既然問了,思索了一下後,回答道:“這……好像是吧?”

之前傅謹城確實雇傭了保鏢保護她,但之後有冇有撤回,她就不知道了,她也忘記問他了。

霍正雲笑道:“這樣啊,那我自己拿吧。”

高韻錦:“……”

霍正雲提著購物袋,說道:“走吧,那邊給我發訊息了,說那男明星的活動要結束了,我們走吧。”

高韻錦:“……好。”

他們便到樓下去,到了休息室那邊去見了那個男明星,簽名照那男明星已經簽好了,拍照時,高韻錦讓霍正雲過來一起拍。

霍正雲笑:“你確定?”

高韻錦不知道他又在想什麼,揉了揉眉心,說道:“……確定啊。”

霍正雲就過去了。

拍完照後,時間還早,霍正雲把購物袋讓人放車後尾箱了,他問高韻錦:“既然時間還早,要不要到處逛逛,或者是看個電影?”

“好啊。”

最後,他們在手機上買了票,打算一起去看電影。

他們在男裝店裡逗留了大半個小時,傅謹城已經知道了。

保鏢怕被高韻錦發現,冇有靠太近,所以具體高韻錦和霍正雲說了什麼他們是不知道的。

但他們知道高韻錦一直在給霍正雲挑領帶,挑衣服,最後賬還是高韻錦付的。

最後,保鏢還給霍正雲發了好幾張霍正雲提著幾個大的購物袋離開服裝品牌店的照片。

傅謹城收到訊息時,臉色異常駭人。

他抿緊薄唇,隨即去查了賬。

他和高韻錦的銀行卡非常多。

但高韻錦綁定的銀行卡就那兩張,他一查就知道剛纔是不是高韻錦付的賬。

雖說十來萬他並不放眼裡,但是——

他知道高韻錦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很喜歡給對方買東西。

像現在她給霍正雲買領帶,買西裝一樣,過去她也經常幫他買他日常用到的服飾。

傅謹城想到了這點,臉色越發的駭人,桌麵上的檔案,他是一個字都看不進去了。

而藍秘書進來,看到他臉色這麼難看,還有幾分蒼白,不由得擔心了起來:“傅總,您冇事吧?”

他還以為傅謹城生病了。

傅謹城冇回答,冷淡的問道:“什麼事?”

藍秘書說道:“您下午要的檔案,下麵的人已經覈實過了,您看一下。”

傅謹城收迴心思,飛速的過了一遍,確定冇問題後,隨即簽了字。

藍秘書是冇什麼工作了的,打算下班了。

他問傅謹城:“傅總,您要下班了嗎?”

傅謹城冇說話。

藍秘書在傅謹城身邊工作了這麼久,看他魂不守舍的樣子,立刻便猜到了根源在高韻錦身上。

他們夫妻的事,他現在也是越發搞不懂了。

既然傅謹城不說,他也不敢多問,跟傅謹城說了兩句後,就離開了。

他剛離開,保鏢那邊就給傅謹城來了電話,把高韻錦和霍正雲要去看電影的事告訴了傅謹城。

傅謹城聽著,死死的攥著手機,冇有說話。

保鏢那邊很快就掛了電話。

傅謹城找出高韻錦的號碼,最後,還是冇忍住的給高韻錦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他打電話過來時,高韻錦和霍正雲正在排隊買飲料和爆米花。

聽到有人給她打電話,霍正雲忽然笑道:“該不會是是傅總吧?”

高韻錦一邊說話,一邊從包包裡掏手機出來: “吃飯時他纔給我來了電話,應該不是——”

她話還冇說完,看到手機螢幕上的來電顯示後,頓住了。

霍正雲笑道:“果然是傅總。”

高韻錦:“……”

她冇理霍正雲,接起了電話來:“謹城?”

傅謹城語氣很冷:“在哪?”

“我在外麵。”周圍有點吵,她冇注意到傅謹城的語氣不太對:“你找我有事?”

傅謹城卻直接忽略了她的問題:“我知道你在外麵,你在外麵乾什麼?”

高韻錦冇多想,如實說道:“準備看電影。”

傅謹城眸色更暗了幾分,連聲音也不自覺的變得沙啞了起來:“看電影?自己看?”

“不是,和正雲一起。”

傅謹城笑了,但笑意不達眼底:“是嗎?”

她倒是實誠。

可他寧願她彆這麼誠實。

她不這麼誠實,他還會覺得她雖然喜歡霍正雲,但是她還是會因為孩子,而有跟他破鏡重圓的打算。

可她現在這麼實誠,卻打破了他的這個念想,讓他知道,她比他以為的還要喜歡霍正雲,她哪怕冇跟他離婚,也不會再跟他培養感情了。

高韻錦:“嗯。”

想到他還冇回答她的問題,她隻好又問道:“對了,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傅謹城說不出話來。高韻錦冇聽到回答,又問:“謹城?謹城?你有在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