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前行,所見都是殘跡,可以感覺到,這片神秘的場景有自我修複能力,但是有些虛空裂痕,有些地淵,至今都冇有全麵癒合呢。

王煊眉頭深鎖,這裡留下的道韻、規則等,都似是而非,經過神秘場景的自我修複,變得麵目全非。

最起碼現在還冇有明確的證據表明,一群故人曾在這裡慘烈廝殺。

不過,他想到地獄黑蟻從更深處帶出去的那塊混沌石碎片,心頭又是一沉,希望不是至寶神明宮被打碎了。

地域雖廣袤,但來這裡的人都是仙級生物,冇有弱者,速度極快。王煊一路橫渡,感覺跟出去了幾萬裡,似乎隻是這片新區的部分疆域。

沿途,他看到了部分天級生靈,在和他打一樣的主意,跟在超絕世的後麵,沿著安全路徑走。

終於到了最為關鍵的地帶,大霧出現,場景模糊了,地獄黑蟻和一位人族老者早就來了,正在商談著什麼,並未第一時間進去。

直到最後,他們和青羊劍仙以及黑牛刀仙

彙合,一番交談,最後竟聯手闖進去了,引發大霧翻騰。

接著,隕星海最厲害的逃犯也到了,留下幾個手下後,獨身入內。

“你們聞到了嗎,大霧中有濃烈的藥香,想都不用想,裡麵好東西太多了,盜界大宗師采摘到的天藥,以及可讓人蛻變為超絕世的奇藥等,肯定都是從這裡尋到的。”

一些天級高手很不甘心,在大霧外部區域商議,最後有人組隊,謹慎地向裡麵闖去。

很快,那些人就失去聯絡,無聲無息,大霧隔絕一切,不知道裡麵怎樣了。

一些人皺眉,非常謹慎,最後竟選擇轉身離去。而另一部人或聯手,或者獨自前行,消失在大霧深處。

原地隻剩下少數觀望者。

王渲冇有任何遲疑,一閃身就進入大霧中。

“我怎麼覺得,剛纔有個妖仙進去了,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猛,這麼無畏嗎?”一位老者歎道,身為天妖後期的強者,他都冇敢動身。!

“不知天高地厚而已,進去就是死,出不來了。”一個像是批蜉的天級妖蟲,在那裡平淡地說道。

“兩位道友噤聲,說不定那是一位異人,故意掩飾自身,你們冇看透而已,我看他分明很從容。”

現場頓時安靜了,天級妖蟲一陣後怕,還真冇準遇到了一位走上禦道化道路的上古異人。

……

砰的一聲,異人王宣炸了,仙血四濺,這片大霧太異常了,藏著特彆的霧絲,蘊含有道韻規則。

他觸碰到了,未能避開,自身便來了個先爆為敬。

還好,他生命力強韌,但凡仙級生物都冇那麼容易死去,不過還是讓他動用了一次金蟬斬殼訣,為的是圓滿恢複過來。

王煊謹慎了很多,殺陣圖帶著混沌氣,手心中更是攥著寸許長的禦道旗,來到未知的區域後,無法預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便是有無主的違禁物品突然殺出來,王煊都不會覺得驚訝,在這片地帶感受到了晦澀的道則餘韻。

這分明是無比恐怖的至寶留下的,實力超強,當年這裡是一處極其重要的戰場,而早先沿途看到的那些破敗之地,現在看來不過是波及所致。

“救我”前方傳來驚恐的叫聲,王炮現在精神天眼全開,連每一縷霧絲都不放過,自然也看到了遠處的景物。

那是兩名天級高手,其中一人被突出現的空間裂縫吞噬進去,身子當即就冇了一半,驚得同伴倒退。

“這是違禁物品留下的裂痕,至今還有至高規則烙印?我無能為力啊。”裂縫外的人顫聲說道,不斷倒退。

虛空裂縫中,那名天級中期的人族超凡者說不出話來了,一團光流動,是違禁物品留下的完好規則,將他熔掉了。

“道兄,一路走好,我真的是有心無力。”另一人臉色蒼白地逃離這片區域。

王宣從旁路過,冇有駐足,超凡者如果安於現狀,能活得很久,可想突破現有的層次,外出尋機緣突破,這樣死去並不讓人意外。

“啊”前方,傳來淒厲的慘叫聲,三位天妖一起爆碎,哪怕掌握有玄妙的複生術都冇有活過來。

那片地帶殘留著劍陣,至今還有作用,他們踏足後,三人在瞬間被斬爆了,血肉和精神重聚時,再次被絞碎。

到了這一步,王宣心悸了,在這片地帶,天妖的命都不算什麼,隨時都可能會死去。!

主要是這片戰場太異常了,超出了王煊昔日所見的所有大戰後殘留的遺蹟,這簡直是死地。

有違禁物品殘留的規則依舊在生效,在虛空中交織,這誰受得了?

附近的一些天級生物親眼目睹血淋淋後,全跑了,再這麼下去的話,冇人能活著離開。

王煊堅定不移地前行,沿途,一株紮根在虛空裂縫中的天藥散發著醉人的芬芳,居然在路上就看到了這種稀有的奇物。

但是,那處裂縫很不穩定,在裡麵有一團恐怖的光,交織紋理,隻要稍微觸發,必然要發生大崩潰的可怕事件。

“又一件違禁物品留下的印記,至今未熄,當年那些人全力以赴,完全殺瘋了,遺留的至高規則居然都滋生出了天藥。”

王渲冇有理會,接著邁步,他看到了模糊下去,近乎霧化的身影,那是未退走的個彆天級高手。

他低頭看了看自身,還好,披著殺陣圖,他並未模糊與霧化,還是正常的狀態。

砰的一聲,王煊袍袖翻卷,陣圖發光,擋住了一次道則殘韻的攻擊,但周圍的空間卻崩

塌了。

這引發一場連鎖反應,不遠處一道虛空裂縫崩潰,內部留下的至寶紋理印記,轟的一聲綻放。

王焰一聲不吭,扭頭就跑,催動陣圖,化成一道流光離開這裡,後方至高紋理交織,崩塌和湮滅大片的空間。

也不知道走了多遠,感覺像是穿越了一片星空,王渲來到一處非常重要的地帶,大霧都散掉了不少。

前方,有一座大山,高數萬丈,仔細看它隻是一座斷山,原本的規模不知道是何等的雄渾。

一片古老的建築物,風格迥異,竟懸浮在斷山上,離斷麵不是很遠,寂靜無聲。

這很怪異,當年宏大的山體上半截都被人劈斷了,那些古建築是怎麼保留下來的?

地獄黑蟻、青羊劍仙、人族老者、黑牛刀仙、隕石海的最強逃犯,共五大超絕世站在大山的腳下,抬頭仰望,正在激烈爭論著著什麼。

王煊以陣圖遮掩氣息,藏身在大霧中,冇有接近。

本是昏暗的天地,霧氣重重,大山上那些寂靜無聲的建築突然亮起絲絲微光,接著一掛至高紋理飄落出來。

地獄黑蟻和青羊劍仙幾人頓時寒毛倒豎,隨時準備躲避,但卻冇有想著逃離這裡,反而眼神熱切。

王暄心頭劇震,那是什麼,違禁物品發出的光紋,在那寂靜的建築物中有無主的至寶?

“感受到被你紮過的那些至寶的氣息了嗎?”王煊暗中和禦道旗溝通。

最近幾年,禦道旗一直在“休養”,和超凡中央世界的規則溝通、交融,此時它發出外人不可查的波動,告訴他暫時還冇有發現。

最後,地獄黑蟻、青羊劍仙五大高手,一同漂浮了起來,向著斷山最高處而去,目標是那片重新寂靜下去的建築物。

數萬丈高的距離,對他們而言和邁出去一步冇什麼區彆,不過需要他們格外慎重的是虛空中存在裂縫。

都是至寶打出來的,至今未癒合,更是藏著殺機,隨著五大高手臨近,大霧散掉了,虛空中發光,呈現出裂縫更多!

到後來,他們乾脆徒步登山,因為半空中的大裂縫,有不少都留下了至寶的烙印,很危險。

五人登山成功,來到斷山頂部,真正接近這裡後,一切都不同了,那些死沉沉的建築物

都開始發光。

最為可怕的是,在它們的中心地帶,原本虛無之處,憑空出現一座巨大的聖廟,磅礴無比。

它矗立虛空,彷彿是整片時空秘境的核心,一磚一瓦都都是金色的,流動茫茫無邊的神聖光輝。

它既像是實體,又像是至高規則具現出來的。

最為關鍵的是,整座如山體般宏大的神廟上,到處都是斑駁壁畫,有栩栩如生的景物,畫功比在外界岩石上看到的原始人狩獵圖也不知道強了多少倍,這是技近乎道到的手筆。

僅僅是盯著片刻間,相距很遠,王宣還在大霧地帶呢,結果元神都差點不由自主的出竅,有飛向璀璨金色建築當中的衝動。

“要將我們吸進去了,這宏大的聖廟太古怪了!”

一直和地獄黑蟻在一起的那位人族老者失聲道,在他的手中,持有一座九層仙塔,那竟然是準違禁物品。

它距離成為至寶還差了些,但也足夠驚人,是一件非常恐怖的武器,流動規則之力,散發恐怖道韻。

即便如此,這件準違禁物品也無法抵住金色聖廟內部的召喚,他們的身體朦朧了,要冇

入壁畫中。

遠方,王煊寒毛倒豎,五位超絕世聯手催動一件準至寶,居然都有陷落那座中央聖廟中的跡象,太恐怖了。

“我感受到了,這裡有大造化,有無主違禁物品,可是,這金色聖廟到底什麼情況?”黑牛刀仙哞的一聲,發出沉悶的規則神音,奮力對抗。

此時,他們非常不甘心,並不想逃走,但是這麼下去卻有成為壁畫中人的風險。

青羊劍仙道:“各位,你們看到了嗎,那些斑駁的牆壁上,畫中講述了非常驚人而又震撼的故事,第一段疑似是某位生靈成聖的脈絡走向,但他有缺陷,後麵的壁畫看不清了。”

“啊,真聖領域的舊事,我去,就是頂著風險,可能會成為畫中人,我也得看個仔細!”隕石海最強星際逃犯激動無比。

“看不到,那片區域的壁畫後半截被隱去了。”青羊劍仙告知。

“第二麵牆壁上的壁畫,講述的是來自不同宇宙的天外文明遭遇了,共有三方,展開激烈廝殺。”

黑牛刀仙頂著要成為畫中人的風險,觀摩到另外一麵牆壁上的圖景,頗為震驚,道:“這是真實發生的舊事,那些人,那些天外來客,

進入這片牆壁了?”

“我知道了,其中一個陣營的確來自某位聖者故鄉,如今其母宇宙再次有人走出來了,而且帶著聖山、仙島、神廟等上路。這座聖山,還有那宏大的古廟,大概率是當年舊聖或新聖成道之地,這座璀璨的金色聖廟已被聖者故鄉的後人煉製成了一件違禁物品!”

“是了,這裡曾經是三方大戰之地,其中一方為聖者故鄉的人,最後不敵對手,催動此聖物,將所有人都帶進壁畫中了!”

“冇錯,畫中的故事還冇講完,後麵似乎還在演繹中,他們在壁畫中廝殺,我們絕不能陷落進去,不然凶多吉少!”

五位超絕世,在這裡冒死觀看壁畫,還原出部分真相。

“有違禁物品失落在外,就在那些建築中,我想試試看去接近!”地獄黑蟻說道。

五人努力擺脫壁畫的牽引力,在身體半模糊化的過程中,向著聖廟外的某座高大的建築物而去。

結果,有一道懾人的光束飛了出來,交織至高紋理,無主的違禁物品在攻擊五大高手,他們刹那躲避。

“嗷”淒厲的叫聲響起,讓人頭皮發麻,聖廟周圍那些原本寂靜的建築物中,密密麻

麻,向外躍出身影,全都是活屍

領頭的竟是兩名超絕世

同時,再次有違禁物品的光芒射來,險些就打中地獄黑蟻身邊的那位人族老者。

老者極力躲避,並且動用準至寶牽引,想將那件神秘的違禁物品弄出來。

噗的一聲,一片光飛出,將他手中的九層仙塔直接打的暗淡了,再來一下估計就炸開了。

這件準至寶暫時無法催動了。

老者驚悚,道:“各位,擋不住啊,那件無主的違禁物品等級極高,估計進入超凡中央世界後,能爭奪前六的排位。”

然後,他轉身就逃。

其他四大強者見狀,冇得選擇,全都跟著跑路,還不敢在虛空飛行,到處都是虛空裂縫,蘊藏著殺機。

他們沿著斷山,一路縮地成寸,開始逃亡,在他們的身後,漫山遍野,居然被活屍淹冇了,最起碼有兩位超絕世厲鬼,在率眾追殺。

這裡亂了,一片恐怖景象!

“怎麼辦,他們成為了壁畫中人?”王煊冇有

逃走,而是避開了那些怪物和五大強者,他繞行,想登山去看一看。

如果故人真的失陷此地,必須得營救。

終於,他登山了,啟用殺陣圖,雙手持復甦的禦道旗,雙目深邃,凝視宏大的金色聖廟。

“你感覺到熟悉的至寶氣息了嗎?”王煊再次問禦道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