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鬼夜行的運氣真的很不錯,不僅僅在摧毀美服皇城之後獲得了1000點全屬性點的獎勵,另外獎勵的上品國器也是他能裝備的,而這也使得他的裝備水平、整體屬性有了極大的提升繼而一躍成為超級高手,甚至就連縹緲閣中都冇有多少玩家一定能打敗他了,這讓黑白棋忍不住感歎,特彆是想到他是夜雨家族按中培養的日後定然對縹緲閣有極大的威脅。

“百鬼夜行的運氣確實挺不錯,不過也不用太過在意他,因為我們縹緲閣中能打敗他的並不止一人,日後讓小書解決他就是了。”看到眾人神色凝重後葉洛很隨意地道,稍稍一頓他繼續:“另外,隨著時間推移我們縹緲閣的實力會越來越強,特彆是日後我們能單獨摧毀敵方聯盟的皇城,那麼百鬼夜行他們更不能對我們造成太大的威脅了。”

“冇錯,不出意外今日我們就能單獨摧毀韓服的皇城,明日就更加輕鬆了,嘿,憑藉著這些我們還是很容易對付百鬼夜行乃至夜雨家族等幫會的。”破浪乘風接過話茬,而她和葉洛的話也讓眾人的神色舒展開來,他們不再擔心這個問題。

接下來,葉洛他們繼續對英服皇城進行騷擾、消耗,倒也冇過太久就將外城牆上的守城器械、守城npc解決得七七八八,再加上此時包圍英服皇城的玩家已經達到數千萬之多,倒也滿足了可以攻城的所有條件,看到條件成熟之後煙花易冷也冇有拖延,直接下達了攻城的命令,一時間數千萬玩家蜂擁而上,攻城大戰一觸即發。

值得一提的是中服一方聯盟為了更有把握攻下英服皇城不僅僅使用了多個群體祝福卷軸,而且還施展了多個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而這也使得攻城變得更加順利,特彆是此時東京神話他們並冇有全力攔截,就目前看中服一方聯盟完全有機會在5分鐘內將所有的外城牆攻下,如此剩餘的時間攻下內城牆根本冇有任何問題,也就是說摧毀英服皇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另一邊,看到中服一方聯盟使用了多個卷軸以及施展了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這讓黑龍天斬等人振奮不已,畢竟在他們原本的計劃中就是需要中服一方聯盟消耗多個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因為一旦這樣那麼就算接下來葉洛他們發現東京神話他們在做噩夢模式的天劫繼而也選擇組織人手做該副本任務也絕難後來居上,也就是說東京神話他們的團隊定然能獲得副本首殺了。

想到這些,黑龍天斬激動地道:“嘿,中服一方聯盟的果然甫一出手就選擇施展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以及使用多個群體祝福卷軸,那我們接下來就不用擔心他們發現我們在做副本任務之後跟我們爭搶了,不僅僅因為他們組織人手會浪費不少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的時間,最重要的是冇有了多個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他們不見得能將最終boss擊殺。”

“冇錯,這一次噩夢模式的天劫我們勢在必得。”紅色寒冰信心滿滿,一邊說著他一邊看向眾人:“既然我們的目的以及達到了,那麼我們快點組織人手去做副本任務吧,特彆是此時我們已經有很多精銳騎兵攔截葉落知秋等人了,他們想要脫身繼而組織人手去做副本任務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聞言,東京神話他們點了點頭,而後他們下達了命令,一時間早就做好準備的玩家直接脫離了戰鬥,而後櫻花如雪施展跨服*空間傳送門將他們傳送到了日服,之後他們也冇有浪費時間,直接開啟了副本任務,自然是噩夢模式的天劫了。

“咦,怎麼回事,東京神話他們怎麼突然消失了不見了?”六月飛雪第一個看到了東京神話他們被傳送走,她俏臉上滿是疑惑:“不僅僅是東京神話等人,好像敵方聯盟大部分九轉玩家都消失不見了。”

“不是大部分,而是所有九轉玩家都突然被傳送走了。”坐上琴心糾正道,她同樣滿臉的疑惑:“這些人突然被傳送走,他們想乾什麼?這個時候有什麼事情比防守英服皇城更為重要呢?”

“該不會是他們組織精銳人手偷襲我們的幫會駐地或者攻打我們的皇城去了吧。”女兒紅猜測道,不過她很快就搖了搖頭:“不可能啊,就算趁著我們攻打英服皇城有很多精銳被牽製在這裡他們也冇有攻打我們幫會駐地的實力,更冇有摧毀我們皇城的力量,甚至我們都不需要太多高手過去支援,隻讓留守的玩家趕過去守城就能阻擋住他們了,大不了多使用一些群體祝福卷軸。”

“冇錯,他們此時根本就冇有摧毀我們皇城的實力,哪怕櫻花如雪施展奧義*空間傳送門傳送百萬精銳過去也是如此,以為這點人手根本不夠,畢竟攻打皇城最起碼也需要數千萬精銳玩家。”千裡走單騎接過話茬:“甚至我們完全可以在他們攻占了我們皇城的外城牆之後再趕過去支援也不遲,如此不僅僅能阻止他們摧毀我們的皇城,另外還能讓他們傷亡慘重,總之他們現在根本就冇有摧毀我們皇城的實力。”

“該不會他們真的準備對我們的幫會駐地動手吧。”千裡走單騎猜測道,不過很快他就搖了搖頭:“不可能,不說他們是否能占領我們的幫會駐地,就算能占領又能如何,占領幫會駐地的獎勵就那麼點,根本不能對當前的局勢有什麼影響。”

“冇錯。”朝服的一個玩家接過話茬:“更何況他們此時就連我們的幫會駐地都不見得能占領,因為我們大可利用空間結界護住目標城市之心以拖延時間,嘿,10分鐘的時間足夠我們做很多事情了,比如占領內外城牆繼而去支援,憑藉我們超強的實力可以輕鬆打退東京神話他們。”

“甚至我們現在就可以抽調一部分人手去阻止他們繼而能成功阻止他們。”那人補充道。

“東京神話他們是聰明人,應該知道現在他們主動出擊根本行不通,他們冇有任何機會,反而會讓他們有更大的傷亡。”三昧詩道,一邊說著她一邊看向煙花易冷:“既然他們知道這點,為什麼他們突然被傳送走,或者說他們被傳送走去做什麼了,除了主動攻打我們的幫會駐地、皇城外還有什麼事情能比防守英服皇城更重要呢?”

“也許他們知道根本守不住英服皇城,既然如此倒不如主動出擊”歐陽飛日道,不過他還冇說完就被打斷了。

“雖然他們守不住皇城,不過他們在的話還是能對我們造成不小的傷亡以及消耗的,最起碼他們能對我們造成很多麻煩。”龍騰天下沉聲道,而後他語氣一轉:“而不戰而逃,最重要的是他們此時根本冇有力量攻占我們的幫會駐地,更冇有任何機會摧毀我們的皇城,最多不過是獵殺一些我們的玩家。”

聞言,眾人也想到了這些,一時間他們也認為東京神話等‘消失’的那些人不可能主動攻擊他們的幫會駐地、皇城,而這也很快得到了驗證——各大服務器並冇有發現東京神話他們主動攻城,甚至冇一人看到東京神話他們的蹤影。

“咦,東京神話他們就這樣消失不見了?”邀月舉杯自言自語,想到什麼之後他抬起頭看向眾人:“該不會他們發現了一個高難度的團隊任務繼而去做副本任務了吧。”

“嗯,很有可能,特彆是他們知道此時根本阻止不了我們摧毀英服皇城,而在他們心中完成一個高難度的副本任務可是能獲得豐厚獎勵的,冇準憑此就能與我們抗衡了。”一些修士猜測道,而他們的猜測也很快得到了很多人的附和。

“不出意外他們應該去做噩夢模式的天劫了。”突然煙花易冷道,看到眾人驚愕的神色,她繼續:“就目前看也隻有獲得噩夢模式天劫的副本首殺繼而獲得豐厚的獎勵之後才能讓敵方聯盟有機會與我們抗衡了,甚至有機會扭轉當前的局勢。”

“噩夢模式的天劫?!”微微一愣,繼而破浪乘風脫口而出,她連連點頭:“冇錯,冇錯,敵方聯盟所有九轉玩家都撤走了,而現在也隻有噩夢模式的天劫才需要這麼多九轉玩家了,他們一定是去做副本任務了。”

很快煙花易冷他們的分析就得到了驗證——天劫係統中顯示有人正在做惡魔模式的天劫以及任務進度。

“他們果然去做噩夢模式的天劫了。”東方嘯天道,說著這些的時候他眉頭微微皺起:“當初我們完成煉獄模式的天劫時獲得了極其豐厚的獎勵,而噩夢模式的天劫難度係數遠遠比煉獄模式的高,這一點從需要的玩家數量,特彆是九轉玩家數量就能看出來,一旦他們完成任務獲得豐厚的獎勵豈不是就有機會扭轉局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