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9章

喝酒聊天玩遊戲(下)

薑柔算是看出來了,強大的餘越、本領高強的餘越、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餘越,已經被賀蘭小姐拿捏得死死的。

當然,這也是一種恩愛的表現,我在乎你,所以你可以拿捏我。

對此,薑柔現在是羨慕居多,冇有嫉妒。

而賀蘭小姐也是因為愛餘越,纔會不斷進行“下套遊戲”,表麵上很是凶險,實際冇有多少較真的成分,主要就是在撒狗糧。

所以在麵對賀蘭心燃的“真心話”問題的時候,薑柔少了很多顧慮,加上喝了酒,膽子變大起來,說道:“其實今天這種情況,有點兒像之前在我家裡的那種情況,此時此刻,讓我想起了彼時彼刻”

賀蘭心燃神色一變:“在你家裡?”

薑柔一凜,心道,話又說回來,賀蘭小姐貌似不較真,但女生的吃醋懷疑始終都是一種風險,現在大量的風險好像都集於我一身,這樣不行,我得想辦法分散風險餘越,對不起了;張嬌,對不起了

薑柔雖然溫柔,但也並非全無心機。

她故意忽略賀蘭心燃犀利的眼神,假裝自然聊天的樣子說道:“賀蘭小姐,不知餘越有冇有跟您說過,就是在我們啟程來鎂國找您之前,我遭前男友出賣,被跨國犯罪集團綁架到南越深山,是餘越救了我,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便請他和柚柚到家裡麵吃頓飯”

賀蘭心燃似乎鬆了口氣:“原來是這樣然後呢,為什麼說此時此刻恰如彼時彼刻?”

薑柔說:“那天吃完飯,雨一直下個不停,柚柚等得都睡著了,我尋思著也彆折騰孩子了,便讓他們在我家留宿一夜”

賀蘭心燃又來了精神:“留宿?”

薑柔點頭說:“是的,那天晚上,安頓好柚柚上床睡覺以後,我們便在客廳喝酒”

賀蘭心燃問:“你們?

你們兩個?”

薑柔立刻解釋:“不是,是三個。

餘越、我,還有我的一個閨蜜張嬌,也是一男兩女,也是圍坐在客廳茶幾旁邊喝酒聊天,場景過於相似,所以我說,此時此刻,讓我想起了彼時彼刻。”

賀蘭心燃“哦”了一聲,又問:“那你們有冇有玩‘喝酒猜拳脫衣服’的遊戲?”

薑柔一怔,隨即說:“冇有啊,就是單純的喝酒聊天而已”

賀蘭心燃身子往後靠,露出一副“你們好無聊”的表情:“這樣啊,那也太冇勁了吧?”

薑柔愕然,賀蘭小姐,您到底在期待什麼啊?

過了一會兒,賀蘭心燃問:“然後呢,然後乾嘛?”

薑柔說:“然後就睡覺休息了”

說完不忘補充說明:“我和我閨蜜睡一間,餘越和柚柚睡客房。”

她當然不會說自己後來到衛生間吐了哭了並得到餘越安慰贈藥的事。

餘越更不會多嘴自曝張嬌半夜跑到客房床上騎在自己身上脫了衣服表白的事。

賀蘭心燃露出一副“果然好無聊”的表情,想了想又問:“薑老師,你那個閨蜜後來怎麼樣了?”

薑柔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賀蘭小姐,這應該是另外的問題了吧?”

言下之意是,你贏一次隻能問我一個“真心話”問題,再問就得再贏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