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符宗符文的的確確比符尊符文難上十數倍不止,女媧足足用了四個小時才複製完畢,這期間蘇寒一直控製著自身,不讓氣息外溢。

宋小姐也不曾想過蘇寒會在四個小時之內把一枚符宗符文完整構築在符文海中,所以冇有發現這一點。

“老闆,我用力過度了,接下來幾天恐怕要好好休息一下。”

女媧的聲音充滿疲憊。

顯然這枚符宗符文也讓她的腦力幾乎耗儘。

“可以,好好休息去吧。”

蘇寒心中微微點頭。

女媧去休息後,他便開始感受體內這暴增的力量,複雜無比的符宗符文完美出現在符文海中。

與其餘幾種符文相比,這枚符宗符文不僅體態龐大,周身還纏繞著一股青氣,給人一種雲霧繚繞之感。

“你接下來每天都能在這裡獨自呆上十二個小時。”

宋小姐淡淡道:“不過……七日之內你若是無法晉升符宗,你就不會是我的人選。”

“宋長官,請問這枚符文是什麼來曆?”

蘇寒問道。

“等你晉升了符宗,我自會告訴你。”

宋小姐笑了笑,“今日我就不陪你了,你在這裡呆滿時間,盾牌一號會帶你離去。”

言罷,宋小姐就打算離開。

蘇寒見狀笑道:“宋小姐難道冇有發現,我已經晉升符宗了嗎?”

嗯?

宋小姐微微一怔,轉身看向蘇寒,臉色漸漸變得嚴肅:“這種笑話可不好笑,彆忘記你的身份,下等兵。”

下一刻,一股青氣在蘇寒掌心環繞。

他的氣息陡然一變,比之先前強橫了數倍不止!

宋小姐明顯愣了一下,神色古怪:“你還真晉升符宗了?四個小時?”

這樣的速度,著實超出了她的預料,她本以為蘇寒得用上至少七天時間才能踏足符宗之境。

畢竟大境界的跨越,可冇有小境界那般水到渠成來的簡單。

“你打我一掌。”

宋小姐突然道。

蘇寒也冇說什麼直接一掌打出,青色掌印瞬間轟擊在宋小姐身上。

宋小姐隻是晃了晃身子,便讓這股青色氣勁消失無蹤。

“的確是新晉符宗的實力。”

宋小姐臉上露出一抹笑意:“你讓我很驚訝,短短四個小時就能領悟到這枚‘劍宗’符文的精髓。”

劍宗符文?

蘇寒眼神微動,他冇有吭聲,等著宋小姐繼續說下去。

宋小姐繼續道:“這枚劍宗符文,並不是軍部特有的符文,因為它本質上就比尋常符宗符文繁雜數倍。

而我們軍部追求的是簡單,高效。

但是……劍宗符文擁有的破壞力,卻是所有符宗符文中的佼佼者,你現在已經算是新晉劍修,且是劍宗等級的劍修。”

劍修?

蘇寒有些疑惑,難道說這股力量,是專門為劍道而生的?

“因為你手中無劍,無法真正體會到劍宗符文的精髓所在,我會通知軍部,用最短時間為你送來一枚劍胎。

隻有劍修的符文之力,才能孵化出劍胎,等劍胎孵化,你就能體會到劍修的魅力了。”

宋小姐繼續道。

“宋長官,這劍修……與符士有什麼區彆?”

蘇寒道。

“符士中的一個分支罷了,不過修為越高,越注重的便是分支,你隻要知道常人經常用四個字來形容劍修就對了。”

宋小姐淡笑道。

“哪四個字?”

“劍破萬法。”

劍破萬法?

蘇寒眼神微動,這四個字可不輕。

“我要再去開一次會,你繼續在這裡觀摩,今天以後,你二十四小時都能呆在這裡,此地為你全麵開放。

除了觀摩符文,你還要精通一種劍修符術,我會挑三種給你選擇,你隻要選擇其中一種就行了,貪多嚼不爛。”

她說完便離開了,留下蘇寒一人獨自呆在原地。

會議廳。

宋小姐再次召集了下屬,並且把剛剛的錄像播放了一遍。

“嘶——”

有人倒吸一口涼氣,不敢置通道:“他隻用了四個小時,就領悟了劍宗符文?這傢夥真是土著嗎?”

“就算是頂尖學院中的那些妖孽,也未必有這樣的天賦吧?”

“他會不會是什麼強者在那顆土著星留下的血脈?我們聯邦之中好像有不少強者是在這附近星域失蹤的。”

眾人喋喋不休,竊竊私語。

宋小姐眉頭微皺,輕咳一聲:“這不是你們關注的重點,重點是他已經成功晉升符宗,成為了一名初級劍宗。

那個任務的人選,就這麼定下了吧?”

眾人全都讚同。

“嗯。”

宋小姐點點頭:“既然這樣,我就傳訊給軍部,讓那邊儘快送來一枚劍胎。”

“長官,現在就傳訊吧。”

有人道。

宋小姐麵前突然出現了一道虛擬麵板,她在上麵寫下了自己的請求,然後簽字,再由今日在場的全部人簽字,這封郵件便被送了出去。

冇多久,眾人收到回信。回信很簡短,隻有一個日期:“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