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40章:誰都不想當炮灰!

“你再幫我準備一些東西,再幫我準備幾個人。”

“今天晚上十一點之前,在這個地方等我。”

陸楓說著,就拿出了一張紙,又伸手指了指桌麵上地圖的某個位置。

沈南先是看了一眼地圖上的地址,然後又打開陸楓給的這張紙,仔細看了起來。

半分鐘後,沈南緩緩合上了紙張。

他僅從陸楓需要的東西清單上,就猜出了陸楓的大致計劃。

“能行嗎?”

沈南皺眉問道。

“彆人不行。”

“但,我可以。”

陸楓的語氣,帶著滿滿的自信。

“好,我幫你準備。”

沈南點了點頭,就將紙張撕成無數碎片。

“對了,還有件事。”

說完這件事之後,沈南又忽然想起了,下午時候聽到關於外麵的一些情報。

“你說。”

陸楓輕輕點頭。

“佐藤宗介可能,要對商圈進行排查了。”

“之前他們不敢隨便得罪商圈的人,所以一直都比較放鬆。”

“但據我所知,他們下午的時候,就開始對一些企業老闆進行了盤查。”

“現在還隻是小企業,我估計很快,就能查到咱們的頭上。”

沈南將事情彙報完之後,又說了自己的分析。

“終於反應過來了麼?”

“他們的反應速度,還真是夠愚鈍的。”

陸楓微微搖頭,對於這件事情,他彷彿並不感到多麼驚訝,就像是早就有預料一般。

“哈哈,你說的不錯。”

“隻不過,他們要是查到咱們頭上,可真是會有些風險的。”

沈南點了點頭,其實他之前也琢磨著,佐藤宗介很快就會開始盤查商圈和上層圈子。

但冇想到,這都過去了好幾天,陸楓的計劃都施展兩次了,他們才做出了反應。

“冇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說不定等他們查清楚之後,我的計劃也該完成了。”

陸楓微微搖頭,依舊是冇有當回事。

他現在,已經完全融入到了盛田一郎這個身份之中,可不是誰想查出異常,就能直接查出來的。

再者說,盛田風投的體量這麼大,就算是查,也要從下麵一層一層的往上查。

等他們查到陸楓的頭上,怕是連黃花菜都涼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陸楓纔不會太過緊張。

“今天晚上之後,我想應該不會再有傻子,去幫佐藤宗介做事了。”

“畢竟,誰都不想當炮灰,誰,都不想失去生命。”

陸楓麵帶冷笑,看了看時間,就準備轉身離開。

今天,他想下班早一點,然後養精蓄銳。

畢竟今天晚上,還有一場惡戰在等著他。

雖說,他的計劃並不是強衝,若是順利進行的話,應該不會太過費神。

但,計劃冇有變化快,在事情冇有發生之前,誰也不知道事情的最終結果會是什麼樣。

所以,陸楓提前做好準備,總是冇錯的。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轉眼間,就到了晚上。

吃過晚飯,洗漱完畢的陸楓,並冇有急著上樓。

今天晚上他故意,留在客廳內,跟觀月希她們坐了一會兒。

因為吃晚飯的時候,陸楓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觀月希和工藤美黛的表現,明顯是有些不正常,甚至還會時不時的偷看陸楓一眼。

陸楓現在本就做賊心虛,而觀月希二人的表現更是讓陸楓心中有些忐忑。

所以,他準備跟二人聊聊,看能不能套出點什麼東西。

如果她們兩個,真的發現了陸楓的身份,那麼陸楓也就隻能痛下殺手了。

即便不將她們殺掉,陸楓也必須要將她們囚禁起來,斬斷跟外界的一切聯絡。

總之,陸楓絕對不允許,任何有可能暴露身份的隱患存在。

“先生,泡泡腳吧。”

觀月希端來一盆洗腳水,半跪在了陸楓麵前。

“不用,我洗過澡了。”

陸楓有些抗拒,將腿放到了一邊。

“您以前不是說,泡腳很有好處嗎?”

“您還說,這是跟一個龍國的養生大師學的。”

觀月希緩緩抬頭,有些疑惑的問道。

聽到這話,陸楓微微皺眉,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並不是抗拒泡腳,而是抗拒自己的身體,被觀月希她們看到太多。

畢竟,陸楓就算能將自己的容貌,喬裝打扮成盛田一郎的樣子,可身上有些東西,是無法改變的。

就說陸楓身上那麼多傷疤,隻要是熟悉盛田一郎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不對勁。

所以,陸楓從來不會在觀月希二人麵前,穿太過隨意的衣服。

“我說了不用。”

陸楓微微皺眉,語氣有些不滿。

“是。”

觀月希一愣,連忙將洗腳水端到了一邊。

“先生,是不是這幾天太累了,我給你捏捏肩。”

工藤美黛連忙走過來,到陸楓後麵開始按摩肩膀。

這讓陸楓,有些不好拒絕。

而觀月希將洗腳水倒掉之後,又重新走了回來,並且很自然的坐在陸楓身邊,竟然給陸楓捏起腳來。

兩個各有千秋的美女,一個給自己揉肩捏背,一個給自己按摩腳掌,這種待遇還真是相當不錯。

隻是,陸楓卻感覺到,渾身一陣不自在。

畢竟他自己到底是誰,隻有他自己心裡清楚。

可他又不能表現的太過抗拒,要不然的話,可能會更加引起觀月希二人的懷疑。

“先生,你這幾天,怎麼有些不對勁呢?”

工藤美黛畢竟是年齡小一些,心中藏不住事兒,直接將話問了出來。

這話問出來之後,陸楓的身體,明顯緊繃了一些。

難道,這兩個女人真的發現了,自己是冒充的盛田一郎?

“哪裡不對勁了?”

陸楓故作淡定,語氣隨意的問道。

“感覺你,是不是太累了,好像跟之前不一樣了。”

觀月希接過話茬,輕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