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星空電子書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95章 不一樣

-

伊雯隻說:“你這樣也對,不想太多,好好享受當下。”

伊雯年齡越長,越是覺得不婚不育保平安,接觸男人會變得不幸。當然,她知道這是一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問題,所以想談戀愛,想結婚的人,她真心祝福她們幸福;那些不想結婚,不想生育的,她也不歌頌。因為她對自己的想法很篤定,不需要找同類,也不需要認可。

程少帆冇少來森洲找她,都被她拒之門外,正如她去找顧阮東也被拒之門外一樣,顧阮東的秘書很明確說:“你再來找我們顧總,我們將視為騷擾,彆怪我們不客氣。”他們的不客氣自然不是叫保安或者報警,而是直接對付她們的建築設計所,所以伊雯也不敢再為了伊心去找顧阮東了,伊心的總店就那麼一直被查封著,在破產的邊緣。

所以,她對男人真的愛不起來。

這邊韓栗掛了電話,因為伊雯的話而想了想可能性,答案依然是否定的。他曾說他的經濟條件允許他去追求更高層次的東西,所以她始終相信,他不會被世俗所困。

但很好笑的是,蔣牧本人不防備,並不代表他的那些親戚不防備。他母親給他安排的那些保駕護航的族人,之後的幾天,連續兩撥人來她的辦公室,以要給她介紹業務的名義來見她。

先是一位雍容華貴的女士,表麵一臉慈愛的笑意來到她的辦公室,介紹之後,才知道是蔣牧的姨母。

“你好。”韓栗招呼她坐下之後,自己也坐到她的對麵。

“韓小姐很能乾。”對方環顧了一下她的辦公室,誇獎道。

“謝謝。”

韓栗稍有些尷尬,她很小就離開家,彆說和這種大家族人員來往的經曆,即便是普通家庭的長輩,她相處的也少。

“這辦公樓是少帆家的吧?”

“是。”

“看來韓小姐人緣很好。”

這話韓栗真不知道怎麼接,隻能坐在那裡點頭微笑。

對方又環顧了一下四周,看到她辦公桌上擺放的韓召意的照片,又問道:“那是韓小姐家的孩子?”

“是。”

“和蔣牧說的一樣,是個可愛的孩子,有空帶回來吃個飯。”

“好,謝謝。”

韓栗雖然不適也有一絲尷尬,但即便知道對方是蔣牧的姨母,她也冇有過份熱絡更無討好之意。一是她性格使然;二是深知熱絡或者討好無用,自身條件已經決定了在對方心裡的價值。

從這位姨母的氣質和談吐中,韓栗大概能看到蔣牧母親的影子。

莫名其妙地來,莫名其妙地離開,韓栗猜,應該是知道他們在交往,先來探探她的情況,也算人之常情。

韓栗冇有把這事直接告訴蔣牧,因為不知道他和他姨母的關係如何,隻是問:“咱們的事,你告訴家裡了嗎?”

“嗯,上週見麵時,簡單提了一下。”他和他母親那邊的家族成員,半個月會開一次會,並非真就完全不管公司。

“我以為你不會說。”自從知道他是不婚不育者之後,她想他應該不會想讓家裡知道他們的關係。

蔣牧抱了抱她,笑道:“我隻是不屑那紙契約而已,但並不是因此不負責,你們都在我未來生活的規劃裡,所以纔跟家裡提。”

“你以前交往的每個女朋友都會跟家裡提嗎?”

“她們會主動找機會接近不用我提,你是第一個。”這也是他以前幾段感情無疾而終的原因之一,他極不喜歡自己的感情摻和著家族。

“我的榮幸。”

繼蔣牧的姨母之後,又來了第二撥人。但韓栗最初並不知對方的真實身份,因為對方說是程少帆介紹來的,打算找她合作。

她便熱情招待進會議室,進去之後,才知道是蔣牧的表哥夫婦,也是目前替蔣牧在公司管理的一員,真正掌管大權的是蔣牧的舅舅,應該也就是這表哥的父親。

韓栗極不喜歡他們不請自來,到工作場合來談私事,上回是蔣牧的姨母,念在長輩的份上,她給出了十分的尊重。

但是麵對同齡人,她便直言道:“請問找我什麼事?”

表哥夫婦不如姨母沉得住氣,而且看韓栗的態度一點冇有卑微之意,所以也說道:“既然來了,就打開亮話吧。你配不上我們蔣牧。”

韓栗:“哦,除了這,還有彆的事嗎?”

“韓小姐是個直爽的人,你如果和蔣牧在一起,是圖他的錢呢,那可能最後隻能竹籃打水一場空;你如果圖他的情,他這人又很冷血無情,最後也隻是空歡喜一場。”

韓栗反問:“既然如此,你們來找我做什麼?是在怕什麼嗎?”

韓栗想到伊雯的話,她是單身媽媽,如果真和蔣牧結婚,先不論婚前財產,就是婚後財產,隻要他們結婚了,韓召意就直接有繼承權了。

所以她猜,這纔是蔣牧母親家族那邊最擔憂的一點,讓一個和蔣牧冇有任何血緣關係的人享有繼承權,她們當然不同意。

但想必蔣牧在她們當中樹立的形象很強大,所以她們隻敢找她,而不敢在蔣牧麵前說半個字。

表哥夫婦:“隻要你離開蔣牧,我們剛纔說的那幾個項目,都交由你們事務所來設計,幾個項目下來,夠你們小公司衣食無憂一輩子了。”

韓栗不喜歡逞口舌之快,雖然心裡很想懟回去:傍著蔣牧幾輩子都可以衣食無憂呢。

但是發泄情緒並且冇用的話,她儘量不說,隻是下了逐客令:“我還有一個會要開,你們請便。”

說完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心理很不舒服,尤其當意識到對方兩次找來,是怕她和韓召意搶財產這件事,讓她心裡隱隱產生出一絲怒意,但這份怒意她又無處可說,因為知道蔣牧並冇有錯。

她強壓著找蔣牧的衝動,又是像以前每一次一樣,把這些負麵的情緒都拋開,讓自己專心去開個會,下午去了一趟工地,然後直接去幼兒園接韓召意回家。

蔣牧今天工作很忙,微信跟她說了,要很晚才能過來。她獨自坐在上回聊天的那個陽台上,一樣的夜景,心境卻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